Christina

正在康复的重度抑郁患者
静静看恺楚 德哈 贺红 獒龙

【德哈】Luv Letter

凉生:

★本来想写刀的但是我舍不得

★文笔渣大家就随便看看←_←




Luv Letter


001


灯光在大厅里闪烁,为庆祝新的法律司司长的就任。Harry捧着酒杯隐藏在人群中,想着这个会客厅所在的区域在两年前还只是一片废墟,而如今却已经成为巫师界最昂贵的地段之一。

他的目光投向人群,新任司长正与一些依旧保持家族地位的纯血统交谈,Harry想起在他以往的记忆中,这些虚与委蛇的人中一定少不了Lucius Malfoy,而如今这个男人已经躺在了Malfoy庄园地下庄园五英尺的地方,死于Voldemort本人的索命咒。

Harry的思绪因此而转移到他更加熟悉的那个金发Slytherin身上——Draco Malfoy,黑发的傲罗把目光投向时钟,当时指针移动到十二时,Draco Malfoy就已经失踪整整一年零四个月了。

* * *


Potter庄园已经荒废好久了,自从他的父母搬到戈德里山谷后,这座庄园就已无人居住,Harry也是在半年前才继承了这座庄园。

当他终于能从繁忙的傲罗事务中脱出身来整理他祖父辈的遗物时,时间又向前行走了一段距离,他已经要脱下厚重的棉衣换上轻便的衬衫了。

他爷爷的书柜最深处放着一本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日记本,它被放在如此重要的地方让Harry不禁想起二年级时那个古怪的笔记本,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打开了这本日记本。

日记本的扉页上贴着一张照片,照片中Draco Malfoy正对着他展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。


Harry的大脑几乎要停止运作了,他抱着疑惑接着看了下去,下面是署有他爷爷姓名的一段话。
「来自我最亲爱的朋友Draco Snape。Draco要求我把这本他的日记本放在我的书柜上,以便我的后代可以看到,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。就好像他在渴望我未来的某个子孙了解他一样,当然除了James,他差点就成了James的教父。不过不管怎样,我还是做了Draco要我完成的事,毕竟这是他最后一个愿望。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lias Potter」
Harry已经完全沉浸在疑惑中了,这个照片中的男人肯定就是他所认识的Draco Malfoy,不仅是因为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脸,更是从Draco Snape这个化名中传递出这是一个来自未来的人。但他是怎样回到过去,又是怎样成为自己祖父的至交好友的呢?Harry对此毫无头绪,他带着好奇翻开了日记本的第一页,Draco Malfoy精致的花体字立刻出现在他眼前。

Harry:
Harry,原谅我这样称呼你,因为我真的认识太多Potter了。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祖父辈的时代,不过请让我先假设你那个时代的Draco Malfoy应该已经失踪了。我通过时间转换器来到了这里,Granger给了我一个时间转换器,当我尝试用它回到过去时出了一些意外,所以我掉落在了这个我从不存在的时间。幸运的是,我口袋里的金库钥匙竟然还能使用,所以我能继续负担自己的新生活。

为了不改变未来,我尽量避免接触任何人,我也不能贸然回到Malfoy庄园,父亲会被吓坏的,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。离奇的是我遇到了Elias Potter,并意外地与他成了朋友,我猜测按年龄他应该是你祖父辈的一位Potter,最遗憾我之前没能更多的了解你的家族。

我意识到这可能是我与未来联系的唯一方式,所以我留下了这本日记,另外我新买了一根魔杖,希望我的旧魔杖你还用的惯。

如果可以的话替我向Granger问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Draco Malfoy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59年6月8日

合上日记本,Harry再一次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,他不清楚时间转换器的作用,他也不知道Malfoy能不能再次回到他所在的这个时间点。他给身后的其他杂物施了一个清理一新,带着这本日记本回到了卧室。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,他要去见Hermione一面问问关于时间转换器的事,还有她什么时候开始了与Malfoy的友好关系。

他疲惫的爬上床,合上双眼时依旧在为Malfoy和Hermione的关系而感到好奇,他不知道他现在心中莫名的嫉妒情绪是因为Malfoy还是Hermione。

002


Hermione冲出壁炉时狂乱的头发昭示着她正刚刚结束一场不太愉快的会议,她坐到Harry面前,挥动魔杖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。

“你给了Draco Malfoy一个时间转换器?”

褐发女巫端着咖啡的手停在了半空中,她眯着眼看向Harry:“你从哪里得知的?”

Harry把那本日记摊在Hermione面前,对方低下头迅速完成了第一页的阅读,让她准备往下翻时,那本日记自动合上,飞回了Harry手中,Hermione立刻意识到这代表拒绝。

“他当时很痛苦,他失去了太多人亲人朋友,还有他的教父Snape教授。他祈求我给他一个时间转换器,让他回到他爱的人还活着的时候。我警告过他不能改变任何历史,而他说他只想再看看他们,看着他们还活着的样子。Harry,我没法拒绝他。”

Harry低着头,他太明白这种失去的痛苦,就像Sirius坠入帷幕那一刻他所体会的那样,看着你爱的人失去一切,但你却什么也不能做。

“那他还能再回来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只用时间转换器回到过我存在的时间,但Draco却回到了五十年前。我也希望能见到他,我和他的关系缓和了很多,在他转向光明阵营后,我们常在一起研究魔药和古代魔文,不得不说他很有天赋。我们可以算得上是朋友,虽然他依旧称呼我Granger。”

Hermione抬起头,Harry惊讶的看到这个一向坚强的女巫红了眼眶,他握住他好友的手。

“已经有太多人离开了,Harry。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朋友,所以他会回来的,对吗?”

Harry看着伏在他肩头的女孩,用他自己也有些哽咽的语调说道:“他会的。”


* * *


Harry:

我现在正在德姆斯特朗,我承认英国魔法界把这里看得太过于黑魔法了,学校里学习的其实都只是必要的防御魔法。我个人认为魔法本身没有黑白之分,关键还是在于巫师。

我今天观看了一场决斗,在两个三年级生之间,这里很早就开始教授实战魔法了,这里的决斗没有那么正式,更像是我们在七年级刚开始时展开的那一场。

说起决斗,我发现我所有决斗有关的记忆都与你相关。一年级时的那一次,我希望你还记得,其实是我人生第一次发起决斗,现在想起来还挺幼稚的,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头能决斗什么。还有二年级时那次更正规的,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的灵活度挺高的。乌龙出洞,记得吗?当时发现你是蛇佬腔的时候,整个Slytherin都沸腾了,不过我觉得你说蛇语你还挺性感的。我听过Voldemort说蛇语,那和你说的听起来是不一样的。我想这也就是你击败他的原因,你和他相似但并不相同,因为你有他不曾拥有过的东西。

晚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Draco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59年9月12日

Harry仍能清晰地记得一年级的自己和Draco,不像后来的水火不容,一开始只是相互闹别扭的两个小鬼头。有一段时间他们俩为了捉弄对方坚持只称呼对方的教名,因而George和Fred总笑称他们俩是「看不上对方却又偏要在一起的小情侣」。

五年级后,他们的矛盾加深。七年级时Draco带着他的Slytherin来投靠凤凰社的时候,他仍沉浸在失去Dumbledore的悲伤中,他们的见面从Harry甩出的恶咒开始,到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告终,他仍清晰地记得Draco当时一边因为嘴角的淤青吸气一边对他说的话:“我很欣慰,Potter,当你被悲伤打击时还能有这样的冲劲和战斗力,这就是你战胜黑魔王的希望。”

然后Harry在他的死敌面前放声大哭,把这段时间的压力和悲痛全以一种爆发式的方式宣泄出来。那天午后Draco用他的手臂轻轻地拍着Harry的背,他的眼泪也滴在Harry眼前的地板上,他伸出手把自己手上的家族戒指展示在黑发的Gryffindor面前。

“只有当上一位家主和配偶全部死亡时,戒指才会自动转移到继承人的手指上。我和你一样,已经一无所有了。” Harry合上日记本,从他的回忆中沉入梦乡,今夜的梦境不再被绿光和血迹充满,而拥有了阳光、草地和一个微笑着的金发男孩。

003


Harry:

罗马许愿池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有很多情侣在这里相拥着投下钱币、许下心愿,他们看起来幸福而美好,仿佛永远不会受到战争的波及,我想着就是Pansy一直希望来到这个麻瓜景点的原因。

罗马是Pansy一直想去的地方,在战争期间,Blaise和我定下了一个又一个计划,为了给这个我们最爱的女孩一个惊喜,Blaise甚至打算在许愿池前向Pansy求婚。谈论将来是我们在那个黑暗时期里唯一的止痛剂,我们讨论过Pansy和Blaise,他们将要去哪里度蜜月,将在什么时候要第一个宝宝,将教未来的宝宝学什么乐器。后来Granger也加入了我们,她不出意料地要继续她的家养小精灵改革,和红头发Weasley生一大堆小Weasley,说真的这个世界真的不需要更多的Weasley了。

Granger告诉我你从没有想过自己能活过十八岁,但我一直认为你会是我们所有人中活得最长。你身上寄托太多人的希望,也连带着太多人生活的价值,所以我恳请你,哪怕身处另一个时间,要好好活下去。

我人生的每一步都是被安排好的,我知道自己会在十一岁时进入霍格沃茨的Slytherin学院,知道自己会做一个成绩中上的学生,知道我会在五年级当上级长,会在七年级时与一位纯血家族出身的女巫订婚,毕业后我们会结婚,我会进魔法部工作,像我父亲那样,在二十五岁拥有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孩子,再为他安排他的人生。

但是遇到你之后,这些所有的安排都被破坏了,我有时候甚至庆幸你能出现在我的人生中,让它不再是那样的乏味地进行下去,每一步都看得到头,我希望我还能有机会让你为我的人生添上不确定性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Draco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59年12月29日


Pansy Parkinson没能活过她二十一岁的生日。

那是战争的第三年,双方陷入了僵持的境地,凤凰社希望可以摧毁食死徒的一个基地,那片山区属于Parkinson家族的领地,只允许族长所允许的人和族人进入。Pansy潜入那片区域,按计划要释放一个大规模的爆破咒。基地最终被炸毁了,Pansy也再没能出来。

Harry抚摸着羊皮纸上伴随Pansy的名字而晕开的一串墨点,又想起Hermione哽咽着对他诉说的那句“他太痛苦了”,想象着那个金发男人一边忍受着失去挚友的痛苦,一边还要冷静地带领小队外出作战,想象着自己当时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。

他想起Neville牺牲的那天,想起他跪在Gryffindor同伴们的遗体边时金发男人环着他的手臂,那手臂微微的颤抖着,不仅是因为又一名凤凰社成员的牺牲,更因为他想到了自己已经逝去的朋友。

当Harry还沉浸在昔日的争执中时,Draco已经从他熟悉的那个小混蛋变成了一个稳重的男人。

他把日记本贴在胸口,想象着如果当时自己能把对方当作一个可以交谈的朋友,而不是一个来投靠凤凰社的Slytherin,他Draco是否就不会再需要时间转换器来躲避痛苦。他从未如此渴望有一个真实可触摸的Draco Malfoy站在他面前。

Harry:

Elias家的小巨怪出生了,他给他取名叫James。听起来有些耳熟,不是吗?我敢打赌,他就是未来那个你的父亲。

我送了James一套儿童飞天扫帚,我猜他以后一定会是一名出色的魁地奇球员。Granger告诉我你的飞行天赋来自于你的父亲,老实说你飞的真不错,我也终于能承认我当时是嫉妒你在拥有这样的名气之后,还能拥有别人所没有的天赋。

小James刚刚踢了我一脚,仅仅是因为我捏了捏他脸上的小肥肉。Elias正尝试教他叫我Draco,不过对于小家伙来说这个词好像太难了,所以我现在正在诱导他叫我Snape,希望这个不要成为他以后讨厌Severus的原因。

你们Potter家的小孩都这么闹腾吗?James昨天刚弄坏了我的一个威尔士冰龙模型。哈!他现在把脚踢到Elias的脸上去了,我要去帮他制服这个小巨怪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Draco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60年4月8日

Harry想象一下Draco和小婴儿共处一室的场景,觉得那一定非常有趣。金发Slytherin一向是霍格沃兹少女们心中的白马王子,你能想象白马王子怀抱吐奶的婴儿吗?Harry为这个婴儿拥有和他自己一样的黑色头发而感到莫名兴奋,而那个婴儿实际上是他的父亲也让他感到更加的有趣。

Harry曾从Sirius和Remus的记忆中见过自己婴儿时期的生活,James曾瞒着他的母亲把他抱上过一把儿童版飞天扫帚,据Remus说那也曾是他父亲的出生礼物。Harry在此时才发现,在他与Draco都还在牙牙学语的年代,他就已经坐上过对方送的礼物了。


004


Harry从来不知道陷入恋爱是怎样一种感觉。

Draco的日记本吸引了他太多的注意力,他推掉了几乎所有聚会,除了对Ron和Hermione的拜访。那个日子里的男人仿佛出现在他面前,和他分享骑扫帚穿越英吉利海峡的体验,对他讲述去罗马尼亚看龙的经历,告诉Harry他的父亲拥有着一个怎样鸡飞狗跳的童年。他为日记里Draco的健谈、风趣而感到着迷。

最早发现异常的是Hermione,在他再一次向她分享Draco的经历时,这个聪明的女巫打断了他。

“你没发现你最近有什么异常吗,Harry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推掉了几乎所有聚会。”Hermione皱着眉看了他一眼,“你甚至觉得我和Ron上周的邀请。倒不是说这是坏现象,Harry。我一直认为你一度热衷参加聚会是因为你太孤独了,你需要融入人群。但是现在,你却在和一本日记做朋友!”

Harry觉得一阵莫名的怒火击中了他:“那不仅仅是一本日记,那是Draco。”

“Harry,你还记不记得我和Ron热恋时你对我说的话?”Hermione意有所指地看了她的黑发好友一眼,“你说我总是在说关于Ron的事,而我自己甚至都没有意识到。你看,我和你见面的这几次,你总是在不停地——”

Hermione停顿了片刻,满意的看到Harry的脸慢慢变红:“你总是不停地谈论Draco,你恋爱了,Harry。”

她叹了口气,气氛立刻又变得凝重:“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这个,Draco可能会永远留在那个时代,我不想看到你为一段没有回报的感情付出太多。”

Harry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六年级时Hermione挣扎着只为Ron好好看她一眼的时光。

* * *


Harry从不认为他有过一段正常的爱情。

Ginny和Cho是唯二与他约会过的女孩,Cho在战争开始的第二年失去了她的双腿,Ginny则在战争的第四年牺牲,Voldemort杀了她作为一个信号——任何支持Harry Potter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。

Harry认为这源于他一岁时的诅咒,任何和他在一起的人都会被伤害。

他记得战争的第五年也是最后一年,他和Draco被食死徒包围住在一个山洞里时他也和对方说过同样的话。

当时金发Slytherin一边给他包扎腿上的伤口,一边还不忘给他一个爆栗:“你的生命就是用来创造奇迹的,Potter。我只是希望你能把我也加到你的那份奇迹里。”

那个破破烂烂的山洞里的那段时光,却是Harry觉得最接近爱情的时候。

这让他想起三年级时他收到的匿名礼物,那是在他摔坏自己的火箭弩后收到的一把新版扫帚,放在一个银绿色的包装盒里。当时George和Fred举着扫帚在Gryffindor公共休息室里进行了一场“Harry有一个秘密的Slytherin仰慕者”的演说,自己则抢回了扫帚把它藏在寝室的某个角落,红着脸祈祷着这份礼物来自某个他希望中的Slytherin。

他也记得五年级生日时那只吓坏了Vernon姨父一家的金雕,那只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他一眼的金雕给他带来了一个巨大的蛋糕。他从蛋糕和第一张小纸片上写着的“疤头生日快乐”上,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味道。那远胜于Cho给过他的那个湿漉漉的吻,也远胜于Ginny给他的一个拥抱。

那是心中一直以来的期待得到了回报,美好的就像咖啡是正想要的甜度,多味豆拿到最喜欢的味道,再大的的庆典与惊喜都比不上这些小事带来的美好,都不及对方别扭地祝福自己生日快乐时所带来的甜蜜。

他甚至为这突如其来的甜蜜而忽视了眼前的黑暗,忽视他即将深深坠入海底。


005


Harry最近觉得Draco的日记越来越不对劲,字体依旧是他熟悉的花体字,但墨水却像是浮在羊皮纸上,透露着主人生命的消逝,而Draco本人也开始记录这种现象。

“大概是时间魔法的副作用,我的魔力在渐渐消失,当我的魔法彻底消失时,我也将会死去。今天我又一忘皆空了除Elias之外的最后两个认识我的人,现在遗忘咒对我来说都太过勉强了。我嘱咐Elias在我死后把我的日记本留下,希望有一天你能看见。”

“我不想回到那个世界去,那里所有人都死了,即使在人群中,我也像一个被抛弃的孤岛。”

“我要消失了。”

日记就这样戛然而止,Harry疯狂地翻动日记本,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他已经阅读过的部分,直到他的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滴落在日记本上,羊皮纸的中间才慢慢浮现一句话。

“我爱你,Harry。”


* * *



Harry花了更多的时间躲在他祖父的书房里,搜索着与Draco有关的任何东西,但是那个金发Slytherin除了一本日记和一张照片外什么都没有留下。他甚至还跑到他祖父的画像面前,老人艰难地回想着他这位近五十年未见的故人。 “他说过他有一位故人也姓Potter。”

“Draco还是介意那人当初拒绝了他的手。”

“我知道Draco在害怕,害怕他连一句再见都不能完整的亲口对他说出。”

Harry红着眼睛看着画像中的老人,老人的眼神飘得很远,他几度哽咽也没能说出自己正是那位故人。


006


Hermione正试着摇醒面前抱着日记本熟睡的男孩,几周前Harry从壁炉中冲出来,颤抖地指着日记本上的最后一行字对她哭诉他的爱与后悔。她阖上眼,虔诚的祈祷威尔特郡传来的消息是准确无误。

男孩睁开他睡意朦胧的绿眼睛:“Mione?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是Draco。”她感觉到对方颤抖了起来,“Malfoy庄园检测到了Draco的魔法波动。”


* * *



Harry注视着眼前一群把Malfoy庄园团团围住的傲罗,以旁人不可见的幅度皱了皱眉。

“有人进去了吗?”

“没有人能通过庄园的防护罩,傲罗Potter。”

Harry走上前,他没有任何阻碍地穿过了防护罩,当他自己也惊讶地看向防护罩外的Hermione时,对方回个他一个了然的微笑。

“防护罩认可了你,Harry。”他透过这层隔绝声音的魔法罩读着Hermione的口型,“说明Draco认可了你。去找他吧。”

当他继续前行进入古堡的前厅时,他看见Draco,那个在日记中与他相恋的男人正恍惚地注视着自己的双手,仿佛在为自己回到未来而感到不可思议。

当他听到Harry的脚步声时,金发Slytherin猛地抬起头,他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惊讶的情绪,这份惊讶一直留存到Harry几乎是哽咽着扑进他的怀里。

“感谢Merlin。”那个男人的声音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,“我只想和你亲口说个再见而已。”

“你能和我回Potter庄园吗,Draco?”

“什么?可是我——”

“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.”*

“And?”

Harry清楚地听到一串嘶嘶声从他口中传出,并看到Draco为此显得兴奋和疑惑的神情。

“你永远不会是被人抛弃的,因为我爱你。这是蛇语,我知道你觉得这很性感?”

“等等,你刚刚说你爱我。而且,你看了我的日记?”

“Yes,my love.”Harry拉住仍在错愕中的男人的手,“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回家?爷爷很想你,我也是。”

Draco凑上前,用一个长长的吻回答了这个。



*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.
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。
出自John Donne《沉思录》 






END

评论

热度(3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