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ristina

正在康复的重度抑郁患者
静静看恺楚 德哈 贺红 獒龙

【贺红】妥协[哨向](三)

泊小雨:

FREE剧场出来啦,一天都沉迷于真琴无法自拔嗷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等了这些日子的人终于来找他,贺天终于露出了一个真心的微笑,拿着手机一路走到了阳台。


 


事实上,红毛所呆着的平民区的叫他很是不适应。他并不喜欢那样平淡的生活,仿佛整个人都会化在日常这摊水里一样,这些被保护在玻璃温室里的人们,享受着片刻的安宁,对生活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丝毫不知。


 他们生活在阳光之下,那么必然就会有人生活在黑暗之中,这让贺天觉得很是嘲讽,也只有在夜晚的阳台上吹着冷风才能稍稍冷静一些。




“哟,见一。”耳边已经寂静无声了,因而电话那头的声音也就显得格外清楚。


“恩。”


听上去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的样子。


“怎么了?没找到那个人?”


“哈……不,我找到了。”


贺天一愣,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觉,却还是笑了声。


“那么恭喜。”


见一在那头语气也有些踌躇:“那什么,拖累你,不好意思。”


 


“呵,你居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不行我得开个录音模式。”


“贺天你够了!你就这么爱同我对着干么!”


“怎么会。”


这次出逃同塔区他们分析的不同,主谋者并不是贺天这个每日里生事的哨兵,反倒是本应每日在白塔中洗脑,在外人看来循规蹈矩的向导——见一。


 


“你胆子也太大了,如果不是被我撞到,你现在早就被抓回白塔了。”纵然贺天也并不是一个多省事的主,但一直以来他也不愿直接和塔区里的人对上,这次出逃与其说是蓄谋已久,还不如说是半路被抓上贼船的。


“所以我不都已经道歉了!”


伤口还在隐隐作痛,但听到对方声音终于又有了些元气,贺天的手摸过绷带缠着的地方,还是放了下来。


“那家伙到底是谁,还叫你特地要跑出来见一次?”


“嘿嘿!下回你过来我这,我给你引见一下!”见一一提到那家伙,那音色就变得格外兴奋。


“他啊,人真的超~好~,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,只可惜最后我却分化成了向导,他只是个普通人……”


 


贺天不语,其实这些消息他也都知道,见一的身份其实并不一般,自己算是知情者之一,而自己还知道一件事。


“那你之前还同我说一定要向他好好道别,我才帮你特地跑出来,现在呢?”


电话那头便又沉默了下来,贺天也不急,等了许久之后,才从那里幽幽地传来一句。


“……再等等吧。”


 


再等等?等到塔区的人来抓我们回去为止么?


贺天不由也皱起了眉头,正要开口,却忽然听到那头话筒传来含含糊糊的声音,中间还夹杂着见一的哀嚎:“小哈!我在打电话!你给我放开话筒啊啊啊啊啊!!!!”


“展希希快帮我把小哈拉开嗷!”


“什么什么?你等会……”


 


于是电话那头便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,还有见一欲哭无泪的叫喊,贺天原本想问的话也都卡在了半路。


 


……那只哈士奇。


 


贺天回头看向自己背后那只悠哉悠哉的黑豹,嘴角不由抽了抽,一手挂掉了电话,另一只手掌从它头顶静静拂过。


“雷奈,你可别学坏了。”


被叫做雷奈的精神体黑豹并不懂贺天的意思,只是直觉主人似乎在表扬它,便得意地眯起了眼睛,伸出粗糙的舌头讨好地舔了舔贺天的手心。


 


 


“喂!臭小子,是个哨兵就给我站起来,打过来!”


“贺天家和那边是有关系的,你们可别太靠近了。”


“贺天是哨兵啊,真好,一定要成为和你哥哥一样的人啊。”


“哨兵?到最后反正不都是要死在战场上的?”


“和黑道有关系?亏他训练成绩这么好,恐怕也爬不上去了吧。”


 


“贺天,帮帮我。”


 


贺天。


贺天?


贺天……


 


“吵死了!”


 


待贺天终于从噩梦之中清醒过来,似乎听到耳边有人喊疼的声音,自己背部也好像有点疼。


“贺日天!你放开老子!大早上的你发什么疯啊!”


 


抬手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看了看被自己摁在身下拼命挣扎的红毛,贺天这才回醒过来:“抱歉抱歉,有点没睡醒。”


 


终于被别人放开来的红毛赶紧爬起身,恶狠狠地瞪了眼贺天:“下回我不来叫你了,我还要上学,早饭你自己去下面买。”


“要不要我送你去上学?”


“滚!”


 


贺天轻笑了两声,穿着一件睡袍便跟着走下楼去。


红毛其实做了两个人的早饭,似乎因为被贺天大早上一套擒拿给气到了,现在正啃着他那份蛋饼消气。


贺天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,红毛全身一惊,拿着那份多出来的早饭忽然不知怎么办才好,索性揉了揉头发,含糊地说了一句“出门去了。”便跑去了门口。


 


这副样子仿佛谁能把他吃了一样。


 


贺天心里暗笑着,面上却并不显,径直走到餐桌前,也不在意被人啃过一口,直接端了那蛋饼慢悠悠地吃了起来,姿态优雅地仿佛是在西餐厅,而不是吃着楼下五块一副的蛋饼。


看着还傻愣在门口的红毛,贺天便挥挥手,笑道:“慢走不送。”


 


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好么?


 


红毛终于不管他,重重地甩了门便走了出去。


 


而此时的贺天正看着手机上见一陆陆续续发来的短信,继续啃他的早餐。


 


如今从塔区跑出来,见一和自己都在塔区的通缉令上,好在哨兵和向导资源十分稀缺,尤其是向导,根本就是稀有动物的存在,塔区甚至还专门建立了“白塔”来为向导进行服务,因而作为学生的哨兵向导们只要不是叛国的罪行,基本不会受到太大的指责。


 


贺天又开始盘算这些日子该怎么尽可能地躲过追捕,自己哥哥在塔区的军方有着一席之地,自己如果使用任何与身份相关的物品,就一定会被发觉,好在自己叔叔当年给自己留下过一些洗白了的财产,虽然并不想太早动用这笔钱……


 


但目前看来也没有办法了。


 


整理完手头的线索,已经无所事事一个上午的贺天抱着他的精神体开始犯困。


塔区里哨兵的生活非常辛苦,一天里除了上课就是训练,休息的时间也是非常少,正是因为身体早已适应那种快节奏、高强度的生活,如今的无聊对于贺天而言,几乎是致命的。


 


黑豹趴在地板上晒着太阳,感觉到主人的触碰,嘴里还发出舒服的呼噜声。


“想小哈么?”


雷奈睁开眼睛,歪头看着贺天,金色的眸色在阳光之下显得格外漂亮,眼中的瞳仁此时却细长成了一条缝。


“那我们去找找看吧。”


“嗷。”


 


 


红毛本身就不擅长学习,以前还能维持在中游水平,父母离异他跟着母亲另组家庭之后,成绩就更是一落千丈,当年母亲虽然想叫他去读新家的学校,但只有他还固执地要留在老家。


 


“妈,你不用讲了,我本来也没打算考大学。”


“我说了我不回去!”


电话那头的女人似乎很生气,絮絮叨叨还要再讲些什么,红毛则干脆利落地在厕所挂了电话,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——离那老头下课还有半刻钟,如果再吸烟肯定会被发现,今天要么还是不上了。


 


红毛洗了个手便等着下课铃好溜出去,而门口也早有几个同伴等着他出来。


 


“哟,红毛,给你妈打电话呢?”


红毛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算是回复。


“你妈那儿不是挺好的么,听说还新给你生了个妹妹?”


“啧。”


红毛停下脚步,回头皱眉看了一眼那个家伙,面相颇为不善,那人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便赶紧道了声歉,转移开了话题。


 


“诶诶,听说了么,隔壁A班的展正希最近多了个小跟班。”


“那家伙啊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
“这事儿大着呢!”一人压低了声音给旁边人解释道:“我听别人说,那家伙好像是向导!”


“向导?!你开什么玩笑,这种人怎么可能……”


“嘘!你安静点儿,我给你讲啊……”


 


说起向导,红毛立刻想起在自己家中那个白吃白喝的家伙,又想到他那副嚣张的态度,不由有些气上心来,本来就因为家里事而不安,如今就更是烦躁得不行。


那人正扯了红毛要一起来听,便被红毛给拍了开去。


“诶诶诶!红毛,你慢点啊!怎么了!”


另一人也赶紧追上去道:“红毛你等等!”


 


红毛哪管他们这么多,又正巧碰上响铃,便直接一个大跨步往外头走去,只是才没走了几步就撞上了一个家伙。


“啊,抱歉抱歉~”


红毛一回头,是一个浅棕色头发的同龄少年,正拉着旁边的同学讲着些什么,脸上还挂着大大的微笑,那细长的胳膊还不忘向他挥了挥,只是这模样在红毛看来有些没心没肺地格外刺眼。


 


有些人天生就生活在阳光之中,但是又有谁知道那束光芒背后所掩埋的故事呢?


 


就像他旁边那个无奈的人不知道一样,红毛也不知道。


 


“喂,瞎子,撞到人想跑么?”


这个回复连红毛自己也有点没料到,更不要说那个少年了。


他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在了一处,原本轻松的氛围也立刻凝固了下来。


 


少年皮肤很白,身材也颇为纤细,抬眸望着你的时候莫名地叫人会觉得心软,红毛自然也是这样,只是他还来不及收回之前的话,早就有人要替那个少年解决了。


 


“喂喂,这种气氛有点不对呢。”一个清冷的声音从红毛背后传来。


多年的打架经历叫红毛养成了一种几近野兽一般的直觉,他现在又楞在了那处,仿佛被什么盯上一般。


手脚冰凉,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,甚至连呼吸声都微弱到极点。


 


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,除了那个人——那个突然出现在他生命中,如同野兽一般将他所有计划全部撕裂的家伙。


 


他不回头,那个人自然会过来。


 


一声一声的脚步听在红毛耳中有些带着杀气,不过愣了一会儿神,那双墨瞳便又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
 


“贺……”


红毛开口刚刚发出一个音节,便被对方给打断。


 


“如果有什么事情,放学再聊?”


贺天靠的更近,炽热的包含着威胁的呼吸就直直地打在红毛的耳畔,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,一如多少次要对他动手之前一样风平浪静。


 


“你觉得怎样?”


 


 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哼哼哼~写贺红好爽HHHHH


贺天精神体——黑豹·雷奈


美洲豹的黑色变异个体,性情孤独,夜间活动,号称“全能冠军”视觉、听觉、嗅觉极为灵敏,捕食各种中小型动物。


名字来源于为黑豹取名的人Linnaeus。




见一精神体——西伯利亚雪撬犬(哈士奇)·小哈


是原始的古老犬种,属中型犬,与人和善,喜欢玩耍,精力旺盛,容易接受练习。


名字来源……不用解释。



评论

热度(18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