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ristina

正在康复的重度抑郁患者
静静看恺楚 德哈 贺红 獒龙

【贺红】妥协[哨向](一)

泊小雨:

应小天使的约定写的,先暂时发个开头,不知道有没有人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西历4037年,人类的体能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,一小部分的人类觉醒了奇异的力量,这些人的诞生立刻引起了国家上层的高度重视,并在短短十几年间为之诞生了一整套新的培养机制。


这部分人类或是拥有了超出常人的力量,五感更是同自然界极多的猛兽相同,万分敏锐,然而拥有以一敌百的力量的同时,他们也同样无法忍受常人的环境,精神极容易暴躁而对周围造成无法言喻的影响,这种人被称为哨兵。


与此同时,另一种人类也应运而生,他们天生就肩负着极强的精神力,能为那些哨兵进行精神疏导,以免他们进入狂躁的状态,稳定他们的情绪,而这种人便被称为向导。


 


一般哨兵还有向导都在其十岁左右,表现出与常人不同的特性,政府将派相关人员立即对此类孩童进行教育和管制,以保证不受伤害,和最大限度地为政府提供服务。


 


哨兵与向导的诞生给社会阶级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,哨兵和向导多为政府所掌控,所以大多情况下他们的身份和地位会稍优越于其他人。


 


只是就算是哨兵向导,他们的内部也同样存在分别对待,比如部分哨兵天生性格狂躁,再好的向导都难以掌控,这些哨兵则多会被流放或者直接枪决,以避免对国家造成威胁;也比如部分向导虽然有精神力,但能力并不强大,因而只能起到简单的抚慰作用,也就比普通人好上些许。


 


但这类人终归还是少数,于更多的普通人而言,哨兵和向导的存在更多还是在电视和新闻之中,与自己的实际生活并没有太大的联系。




 


因而红毛在晚上回家时见到那人的第一反应就是:卧槽!打过来了?


 


花了大概十秒钟的时间做了心理准备,红毛决定转身回家——谁知道看到这个画面能活几天,他这种普通小市民还是安安心心呆着吧。


 


“啧……”那人忽然睁开了眼,红毛不由定在了那处。


 


讲真,这是一个极俊美的男子,纵然浑身脏污,靠在墙角喘着气颇有些狼狈,也难掩他桀骜不驯的气质,那柔顺的黑发之下是一双如同野兽一般明亮的眼睛,而自己就是被那野兽所盯上的猎物,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。


 


正是这一打顿,他仿佛看到那个男子嘴角微微向上翘起,于是下一秒他就被摁在了地上——被一只黑豹。


 


红毛突然开始后悔在学校里没好好听课,完全不知道在路上碰到哨兵该怎么办。


 


记得是要打电话告诉政府的?


但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……


不对,问题难道不是,这人怎么可能给他机会啊!


 


那只黑豹轻轻松松地将他的衣领叼住,把他整个人给翻了过来,金色的眸子打量着他仿佛在考虑从哪里下嘴比较好。


 


卧槽!


卧槽!!!


卧槽!!!!妈的,老子摊上大事了!


NND早知道就不该走这条路!


 


红毛心理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,但他向来也是个强势的人,自然也不肯真的表现出脆弱来。


只是他不知道,他这副色厉内荏的样子,看在那人眼中却是别有一番意思。


 


对方一个眼神,那只黑豹便将爪子移开,慢慢走近自己的主人,红毛这才有机会抬头看着这个人。


 


过来。


 


虽然他没说话,但红毛仿佛能读懂他眼中的轻蔑,在反应过来前,自己的双脚已经不听使唤地走了过去。


 


那人仿佛看穿他内心的恐惧,便轻笑了一声。


“……喂,红毛,你家在哪里?”


红毛吓得浑身一惊:“卧槽,你不是吧!”


 


话音刚落,那人的脚就狠狠地往他腹部一踢,叫他直接跪了下来,而下一秒那人的鞋子就踩上了他的手指。


 


“我就再问一遍,你家在哪里。”


 


月色之下,红毛看清了他的全貌,如夜色一般深沉的双眸,苍白如雪一般的皮肤,一整根手臂上都是已经凝固发黑的血渍,看着他如同蝼蚁一般轻蔑,如同主宰生死的神明。


 


很久之后这个人都将会是他的噩梦。


 


其实他从来都没有选择,也无法妥协。


 


“诶诶诶,你先撑着点啊,你这么大个人……”


 


其实红毛只是稍稍出趟门来买个调料的,因而离家倒也不是很远,只是这人比自己的身高还有超出差不多一个头,走在路上大多是红毛出力,好不容易拖到家门口的时候,红毛只觉得身心俱疲。


 


红毛只是个普通人,父母都在外地,早些年就对这么个叛逆子没了希望,除了供他生活费外基本就没有交流,在学校他也是一方霸主,打打架都是常有的事,因而他学习虽然不好,但这消毒包扎的技术却是过硬的。


 


那血污都将那衣服黏住,红毛只得拿剪刀先把衣服给剪开,将伤口赶紧给处理了。


 


新闻上头的哨兵们大都在军方工作,看到他们的皮肤总是黝黑的,而这人的皮肤比那些女人们的都要白许多,甚至有些白的不自然,不知道的恐怕要以为是失血过多了。


 


但身材确实不错。


 


趁着那人还在昏睡,红毛实打实地吃了把豆腐,暗暗也有些羡慕。


奈何这东西羡慕不来的,哨兵的身体素质天生就超出常人许多,那些十几岁的哨兵都能把那些二三十几的男人打的毫无反手之力。


 


处理完伤口,那人似乎还没有醒来,红毛便又开始胡思乱想。


 


军方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这是刚做了任务回来?


 


神游天外之际,耳边忽然被人吹了口气。


“因为我不是军方的人。”


“原来……我!”


 


红毛被吓得一个机灵,直往后退了好几步,不注意就翻了个仰面朝天。


 


为什么碰上这个人自己就这么倒霉呢!


 


“呵。”那人心情似乎很好,那双黑色的眸子也带了些愉悦的色彩,看着他笑道。


 


“你难道不知道黑帮之内也是有哨兵势力的么?”




那还不如是军方呢! 




红毛的内心此时此刻如死一般沉寂。


 


他是真的摊上大事了。


 


 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看看有多少人喜欢这个PARO再决定写不写下去吧。



评论

热度(380)

  1. 饭盒无敌最俊郎泊小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哨向马克